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必威 > 必威-通讯产品 > 正文

究竟有多少人在创业必威:,越来越多的创业公

时间:2019-09-15 23:00来源:必威-通讯产品
有人说A股的暴跌正在让中国创业的火爆市场冷却,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难以拿到融资而关门大吉。中国创业者、投资人正经历着创业从天堂到地狱的转变。这似乎也并非坏事,因为是泡

有人说A股的暴跌正在让中国创业的火爆市场冷却,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难以拿到融资而关门大吉。中国创业者、投资人正经历着创业从天堂到地狱的转变。这似乎也并非坏事,因为是泡沫必然会破灭,大浪淘沙才能让金子发出光芒。

过去的几年中国的实体经济一直在下行,但是互联网的发展却一直逆势在暴增。可以说,这几年,除了房地产,金融,增长最快也就只有互联网,全民创业,万众创新似乎成为主流的口号,2015年在中关村创业园最火的一个段子,如果你在创业园的楼上扔下一块砖,砸中10个人中的一个,这10个人,有5个人是正在创业,有3个人在是失败了继续准备创业,还有2个是正在准备创业,而捡起这块砖的清洁阿姨正在赶往下一个会场,分享自己的创业经历。

创业,已成为这个时代的新的关键词。

文/于斌

必威 1

中国比美国更迫切需要大众创业

说的有点夸张,但是随着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已经趋向饱和,这就意味着依靠人口红利,仅仅靠烧钱,拉新之后在考虑怎么赚钱的模式已经不是最好的模式了。之前靠价格战,得屌丝者得天下的商业思维似乎也不行了。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如日中天的o2o模式接二连三倒闭,行业里的独角兽合并过冬,创新市场遇冷,狂热的互联网热潮逐渐退去,雷军的飞猪理论,只要你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随着小米的大幅度贬值,从市值400亿美元到2016年下半年不到40亿美元,这理论也就成了人们饭后的谈资了。

而万科高级副总裁毛大庆的离开,被视为与“创业”有关的新冒险。

2014年到现在,伴随着创业大街的盛极一时到门可罗雀的凋零,我们又度过了一轮创业潮。2015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狂热带动的资本市场和人才市场的波动正在逐渐趋于平稳。“创业去”也从人人羡慕敢于追求梦想和财富的代名词,变成了相亲场、职场令人闻声色变的高风险末等选择。

2015年6月11日,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这是继2014年达沃斯夏季论坛,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等多次会议后又一次提出为创业者优化创业环境,支持鼓励“双创”的国家级政策。与以往不同,此次《意见》具体列出了93条鼓励措施,将政策落到实处,为国内的创业者和投资者提供实质性的便利和优惠。

美国一直被认为是创业的天堂,从硅谷走出了Google、facebook、snapchat等年轻人创办的全球知名的互联网公司。加州是美国大学生创业的天堂,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孵化器为创业者提供资金、技术支持和决策参考。

2016年刚刚入秋,可互联网创业已经进入了深冬时节,近期,生鲜电商壹桌网倒闭的传言,将创业公司倒闭潮的话题再度点燃,再一次让整个行业再次感受到寒冬的冽冽瑟风。

就在今年两会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创客、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字眼的出现,更是为整个行业注入了兴奋剂。

资本:热钱褪去,大浪淘沙

2015年6月11日,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意见》中明确了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三条重要意义:培育和催生经济社会发展、扩大就业实现富民之道、激发全社会创新潜能和创业活力。其次,《意见》从创新体制机制、优化财税政策、搞活金融市场、扩大创业投资、发展创业服务、建设创业创新平台、激发创造活力、拓展城乡创业渠道等8个领域、27个方面提出93条具体政策措施。其中,《意见》关于资本市场创新的要点如下:

同时,许多大学也都鼓励创业,比如斯坦福大学、康奈尔大学、麻省理工大学等,都设置了自己的孵化器,并且会邀请有创业经验的人传授知识。

真的是资本寒冬吗?

究竟有多少人在创业,这是否是一个比业绩突破千亿更有吸引力的故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奔走数日实地采访,为您呈现创业路上的财富人生。

在资本最狂热的14、15年,几乎所有人都在讲究“快”,似乎有个想法马上执行,就能够分分钟完成融资,在市场获得成功,走上人生赢家的康庄大道。当时的北京创业大街上,两侧遍布着创业咖啡厅和孵化器,甚至坐在北京CBD的任何一家咖啡馆里,都能听到传奇项目的融资故事在流传,在各个版本的前辈故事中,从来不乏某某项目几分钟就拿到了几百万天使轮融资,某某项目甚至连demo都没有,就靠着简陋的ppt和几个人口若悬河的前景展望,就能够吸引到投资。余佳文、

● 中国将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将支持互联网金融发展,引导和鼓励众筹融资平台规范发展。

而自两会之后,中国的创业大潮和舆论呼声远远超过了美国。不仅北京中关村成为全国创业的重要孵化器和基地,在全国各地都建立了各式各样的孵化器,大量的资本也开始进入创业领域。

既然说是资本寒冬,那就先来看看哪些大投资公司,在这一年都干了什么。在这一年里,沈南鹏带领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相继投出了近80个项目,其中近3/4的项目属于中早期投资,而2015年7月到现在,徐小平的真格基金,投资速度不降反升,投出的项目数量多达108个,在看看经纬中国,总共投资了99家公司,经纬系公司融资总轮数位290次,用4亿美金撬动80亿美金,这一年甚至成为经纬中国最忙的一年,2016年上半年,中国VC的投资规模虽人比2015年同期有所下降,但实际上每月的平均投资案例数量还维持在200,没有大幅度下降。

领带默契成蓝色系,让“分手现场”多了几分忧郁。3个男人并肩坐着,脸上堆满笑,似乎刻意不用悲伤来为这次发布会做注脚。

至于互联网大厂的高管大牛们的传说,就更多了,比如人还没有想好做什么,投资人们的钱就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准备上车一起玩。比如网易的总编辑们,李学凌、俞华峰等单飞创业都很成功,为后续网易系的高管创业铺平了道路。根据2014年IT桔子的不完全统计,当年共有456家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或创始团队来自中国互联网巨头公司。而这些拥有创始人光环,相对靠谱的项目,在当时的双创潮下,只是竞争链上游的一小部分。根据新华网的报道,2015年每天新注册的企业超过万家。

● 支持符合条件的创业企业上市或发行票据融资。

中国对于创业的支持更是“举国之力”,我们的领导人提出了“互联网+”,多次视察创业孵化器和创业公司,表现出对创业的极大支持,各地政府也都纷纷拿出优惠资源、大量资金为创业者提供便利。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说资本寒冬这个概念呢?

肖莉离开万科的第118天,在紧邻东四环的北京万科中心,一场发布会正在进行,这将改变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毛大庆的工作半径,从四环的这一端到另一端。

绝大多数的创业企业,在创业热潮褪去之后,逐渐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的资金链断裂,被列入了死亡名单。就和涨潮时资本来的最快一样,退潮时嗅觉灵敏的资本同样也撤得及时。从去年开始,互联网创业圈融资进入寒冬期,不少项目因为融资困难相继倒闭。O2O倒闭潮、直播倒闭潮、孵化器倒闭潮……曾经红火一时的行业们相继迎来了洗牌,只有真正能够经受市场考验的公司才能存活下来。

● 鼓励创业企业通过债券市场筹集资金。

而且从宏观层面来看,创业正在成为带动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主要动力之一,其重要性与国企改革可以平起平坐。80年代第一次改革开放,解放了生产力,带动了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90年代开始,依靠制造业和人口红利,中国开始跻身于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自2012年开始,人口红利衰退,制造业带来不可持续发展,而中国民众积累的巨额存款,如何激活民众的财富?

我觉得资本寒冬是一个相对概念,而且比较的年份维度较小,难以看出这个模式是否可行,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检验。我们可以从VC市场,创业者与项目,消费群体这几个角度分析。

另一端,地处西北四环的中关村一切如常。在位于中关村海淀图书城南口籍海楼对面的咖啡馆聚集了一群人,毛大庆的离开并没有刷爆他们的“朋友圈”,这里是另外一个圈子。对他们来说,只是多了一位“天使”。而这个行业,永远不缺天使。

今年以来,创投圈的融资形式仍然严峻。根据普华永道统计数据,整个TMT行业今年第一季度比去年第四季度的投资总量下降44%,只有2091起,今年上半年行业私募及创投投资在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行业的投资数量环比减少了21%,就可以看出这个趋势了。要知道,2014年,主流天使投资机构全年平均每周投一个项目,光天使投资机构当年就一共完成766起投资案例,同比增长353%;披露的投资金额总数达5.26亿美元。

● 积极研究尚未盈利的互联网和高新技术企业到创业板上市制度。

政府希望通过资本市场让民众的存款进入实体产业,帮助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提高经营效率,同时利用资本的力量加速国企改革和并购,淘汰落后产能,于是一轮人为操纵的牛市蜂拥而至;另一方面,则希望民众也加入个人投资行业,开设新三板,出台股权众筹法,让民众将钱从银行中拿出来支持创业者,实现资产的升值,推动经济再次腾飞。

对于VC市场,很多投资者越来越理性,不会只关注你的拉新,还会关注你的留存,忠诚度等一些细指标,更重要的是这个项目是否具备核心竞争力。之前很多的o2o项目估值过高,很多项目其实没有核心竞争力,同质化太严重,只要介入足够资本,就能轻易将你打败,毕竟o2o用户的粘性太低,忠诚度那是分分钟的事。所以对于那些技术创新作为创造力的企业会受到资本的青睐,从孵化器重点关注的孵化领域和投资人重点关注的投资行业分布可以看出,除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以及电子商务以外,硬件,企业服务,医疗健康这些更具有技术性的行业正在成为资本的新宠,这是因为技术创新很难被轻易模仿。

载体没变,只不过选择这个载体的人群发生了变化。毛大庆不再关心是刚需或者改善,而开始关心“你的”梦想。对于这种思路的转变,一位接近毛大庆的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他周围的朋友深谙互联网领域投资,这也给他提供了很多智力支持。

而现在 ,新生的项目越来越难得到融资 ,二八效应越来越明显,资本主要涌向被市场证明过的龙头企业。今年上半年过亿投资数量达到49起,半年度的大额投资金额环比增长近50%,且出现一笔55亿美元的大型独角兽巨额融资。相比起来,首轮投资在数量和金额上,都处在历史较低水平。

● 推动在上交所建立战略新兴产业板。

因此,从政策角度看,中国政府更迫切希望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时代到来,更希望通过创业提升资本的流动,从利用人口红利推动经济发展转变为依靠资本运作推动经济再次发展,并培育出更多优秀的,具有世界性竞争力的企业。所以中国的创业资源、政策远远好于美国,这是不争的事实。

李开复的创新工场重点部署两个投资方向,一个是人工智能,另一个方向是文化娱乐,人工智能超出我的认知范围,便不做点评(哈哈),我们着重分析下文化娱乐,先说下我们大环境,中国2015年GDP增速为6.9%,创1990年最低,至于这个增速,水分也在我们考虑的范围内。我们不要被6.9所迷惑,只要增速是正的,我们的财富还是增加的,并且6.9还是属于增速较快的国家。更何况在经济下行,文化娱乐的消费反而是一块热土,火辣辣的吸引着投资者的目光。

创客时代

心态:不再受欢迎的投机者

● 放宽外商投资准入,鼓励外资开展创业投资业务。

2016年1月份,万达宣布以不超过35亿美元现金收购美国传奇影业公司,这也是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在海外最大的一桩文化并购案。3月份,万达集团AMC并购美国另一家电影院线卡麦克,进一步扩大了万达在美国院线布局的影响力。7月份,AMC又以9.21亿英镑并购欧洲第一大院线--Odeon,自此万达形成了遍布全球的电影院线布局。

需要宽松的商业环境

经过了一整年的资本寒冬洗礼,目前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心态都更趋向理性和健康。在评估新项目时,投资人现在更加谨慎了,投资风格也从原来的不拘一格,到现在更愿意投资在市场上已经有一定成就的公司。扩张期和成熟期的投资金额重回了历史高位。之前光靠ppt就能融资的狂热期已经成为过去式。在创业高潮时期不少投资项目的高风险,导致了投资者们在评估新项目时更加谨慎。

● 鼓励各地方政府建立和完善创业投资引导基金。

对于创业者与项目,创业者与项目是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乃生死攸关的一个环节,对于这段时间的资本寒冬的洗牌,其实是对创业者团队的洗牌,淘汰那些吹牛不务实,空谈误国的团队,也淘汰那些随风逐流没有自己思考的团队,这个环节失败的原因大部分归结于公司的创始人,同质化太严重,需求是复制的,创新也只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APP也只是一个功能的堆砌体,说到底就是企业没有核心的竞争力。但是我们要敬重洗牌之后还依然活跃在一线的创业者,创业真的是不容易。并且在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热潮下,带动了一大批自媒体,这一大批自媒体人开始进入内容+。

在昨日的发布会上,毛大庆将大部分时间用在追忆万科经历,而对于即将开始的新工作只透露了大致的方向。“我这一段时间看了很多,不是哪一个都合适,比如在学院路上,大学区周围都有这些东西,政府愿意搭平台,给你一个政策,现在年轻人要创业,这个是大的政策环境下的趋势。”毛大庆对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记者说,他对于即将要做的创客空间有极大的信心。北京每年的留京大学生在60万~65万人左右,“很多人都希望掌握自己的命运,我粗略估算有10来万人,只要有一小部分流入到创客空间,这里面有几个未来可以上市,这个事情就不得了。”

另一方面和整个大环境有关系,创业潮的出现,往往发生在经济的转型期。经济转型中,资本都在集中追逐各种风口,希望寻找到高增长高回报项目,创业企业往往就成为了最佳的选择。加上这次创业潮的主要动因——技术的突破,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手机可以做到实时联系人、位置和服务,打破了传统的商业结构,带来了大量的新机会。不过在经过了几年的跨越式发展,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创业红利期已经逐渐过去,新技术突破带来的野蛮生长期时间很短,目前的创业项目已经很难像前几年那样,随便切入一个行业就能够有机会发展成为独角兽。各个行业都已经有大量已入局者在,留给后来者的机会和空间并不多。

● 要求完善创业投资企业享受70%应纳税所得额税收抵免政策,推广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税收试点。

对于消费者,基本需求的转变,移动互联网之处,垂直行业并不多,可选性少,但是随着o2o的井喷,一个行业的可选性就多了很多,比如我们要订外卖,有百度外卖,饿了吗,美团等等,我们就会去关注类似产品性价比的一些东西,慢慢从痛点到幸福点的转移,我想这得益于第三方支付与强大的物流体系。所以一个项目能实时抓住用户的购物心理,购物习惯,依然会受到资本的青睐。

创客空间,是毛大庆职业生涯的新起点,而创客这个词,最近有点热。

一方面,市场也正在进行新一轮的监管跟进。目前整个移动互联网行业已经逐渐脱离野蛮生长,都在向着正规化,理性化发展。一旦被纳入监管,不少行业的政策风险释放加速,像是互联网金融、共享经济、直播等领域的创业项目,在纳入监管之后,整个行业洗牌,马太效应越发明显。只有头部的几家能够活下来,并继续走下去。

● 引导和鼓励中央企业和其他国有企业参与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基金。

其实总结起来,就是整个市场会面临一个洗牌。未来会更加专业化和垂直化。

创客一词源于英文单词“Maker”,是指出于兴趣与爱好,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众多‘创客’脱颖而出”。毛大庆从中似乎读懂了什么。

在这样的环境下,像是1、2年就出一个独角兽的概率大大降低,几乎已经不可能,在行业走向规范成熟期的同事,可能性也在降低,未来的创业者发展的常态可能就是缺少资源,缺钱,缺少人口红利,在各大巨头的市场空隙中寻求生存空间。接下来,成为巨头公司们业务分支上的毛细血管,从微小企业起家干起,做细分领域的垂直市场将会是绝大多数创业者的选择。换句话说,市场留给投机者的土壤越来越少。

● 支持保险资金参与创业创新,发展相互保险等新业务。

编辑:必威-通讯产品 本文来源:究竟有多少人在创业必威:,越来越多的创业公

关键词: